不乱于心,不困于情。如此,安好

旅行日记

穿过荆棘穿过迷雾来到沙漠边缘
我登上了最后一班火车旅行
沿途的景色在阳光下并不美丽
我遇见了一个红发的陌生人

火车在夜色中疾驰而过
我们坐在地上肆无忌惮的抽着烟
我看到她手臂上的伤口
没有愈合,还在流血,流着黑色的血

她说,死亡是很平常的事
也许你正走向枯萎
也许你正走向疲倦
她说她杀过人,可是她的手指又细又长

半夜的冷风将我冻醒
我发现火车从未停过
透过车窗,我看到沉寂的绿色山脉
我大叫停车
她说,别紧张

只要你以相同绝望的姿势等待
我们就能彼此安慰

我看见 我看见一些青鸟穿过天空
我看见 我看见些许云烟消失在天边

评论
热度(1)
© Traveler's Diary | Powered by LOFTER